醉驾致人死可以判死刑,刑法修正草案

醉酒驾驶: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发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醉酒驾驶是指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

昨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提请审议了《中华人们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下称草案),将醉驾、飙车,情节恶劣的,

刑法修正案草案 对醉驾肇事规定 被认为处罚过轻
委员建议———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了刑法修正案草案。对社会关注度很

醉酒驾驶: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发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醉酒驾驶是指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驾驶行为。朱先生是大学研究员,有8年驾龄,无饮酒习惯,他认为惩治醉驾必须拿出真正有威慑的处罚手段,不能放任,必须严打。

昨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提请审议了《中华人们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草案(下称“草案”),将醉驾、飙车,情节恶劣的,定为犯罪。这是立法层面对于此前频发“醉驾”和飙车案的首次回应,其间,因此事涉及公共安全也引发了社会的广泛争议。

刑法修正案草案 对醉驾肇事规定 被认为处罚过轻 委员建议———

醉酒驾驶: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局发布的《车辆驾驶人员血液、呼气酒精含量阈值与检验》,醉酒驾驶是指车辆驾驶人员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驾驶行为。

业内人士分析,这一立法短期内对白酒等行业影响不大,但会长远影响人们对酒精饮料的消费模式,进而影响酒类产品结构。

昨天,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分组审议了刑法修正案草案。对社会关注度很高的新增罪名“危险驾驶罪”中的“醉驾”问题,委员们展开讨论。

拘役:根据《刑法》第四十二条,拘役的期限为一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第四十三条,被判处拘役的犯罪分子,由公安机关就近执行。在执行期间,被判处拘役的犯罪分子每月可以回家一天至两天;参加劳动的,可以酌量发给报酬。

据了解,草案中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在审议中,认为草案中对醉驾肇事处罚过轻的声音占主流,部分委员建议应减少醉驾受罚限定条件,加重对醉酒驾驶的处罚力度,甚至有委员提出
“造成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昨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增加规定,将醉酒驾车、飙车等危险驾驶行为入罪,这意味着醉酒驾车行为将成为一种犯罪行为,而根据刑法关于拘役的规定,醉酒驾驶机动车将面临1到6个月不等的刑期。这一消息引发了市民、司法实务和法学界的广泛关注……

立法争议

草案规定

调查:50位市民41人明确支持

对于这样的判决趋势以及最终入刑的建议,支持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

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或者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成都商报记者昨日对成都50位市民进行了调查,其中有车族25人,无车族25人,共有41位市民明确表示
支持刑法修改的新规定,希望以更严厉的手段打击醉酒驾驶;6名市民明确
反对,认为动用刑事处罚手段过于严厉,对偶然犯错的人不公平;还有3位表示可以理解、但不看好。至于执行效果,大多数人持保留意见。

全国律协宪法人权委员会副主任陈有西就是反对者之一。他主张法律人还是冷静行事、用法律理性去分析判断一种社会情绪为好,不应成为这种情绪的弄潮儿。

醉驾致人死 可以判死刑

朱先生是大学研究员,有8年驾龄,无饮酒习惯,他认为惩治醉驾必须拿出真正有威慑的处罚手段,不能放任,必须严打。刘先生是公务员,驾龄6年,他也认为,“醉酒驾驶不禁,无论司机和行人都没有安全感。”也有部分市民对此表示
反对,任先生是建筑设计师,驾龄8年,无饮酒习惯,他认为只增加一个罪名起不到效果。醉驾如果变成刑事处罚,就要经过法庭审理判决,这个执法成本就高了。教师李小姐则认为,把醉酒驾驶的人当作罪犯有些过了,若没有造成任何后果,法院就判他刑,对其以后的生活不利。

大邦律师事务所主任斯伟江则支持危险驾驶入刑。在他看来,中国确有无酒不欢的文化传统,但现行法律对没有引起严重后果的醉酒驾车的最重处罚是行政拘留15天,不够重。

列席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红十字会曲阜医院院长姜健认为,草案的这个条款还处罚得太轻,她建议增加一些规定:造成轻伤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重伤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这样更有利于威慑醉酒驾驶。

专家说法:有 支持也有反对

“从目前的执行情况看,无法达到有效遏制醉驾的目的,从交通部,上海、北京的数据看,情况还比较严重。”斯伟江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有的委员还建议加大对醉酒驾车的打击力度,她建议删除修正案中“情节恶劣”的表述。

犯罪记录对醉酒驾驶者威慑大

更为关键的是,当前对于醉酒驾驶的刑法规定只有“交通肇事罪”,而这个罪的起点必须是醉驾造成一人重伤,片面强调后果,不对没有后果的危险进行规制。

理由是,醉酒驾驶行为属于主观故意,所造成的现实社会的危害和潜在的社会危害十分重大,因此无论该行为是否存在恶劣情节,都应当承担刑事责任,这样有利于有效预防和惩治犯罪。

李刚
(四川首位上书全国人大建议修改刑法增设醉驾机动车罪的律师):我们每个人都是公共交通的参与者,都可能遭受到醉酒驾驶的伤害,增加醉酒驾驶罪适应了时代发展的需求。醉酒驾驶列为刑事犯罪后,当一个人发现醉酒驾驶可能会带来刑事犯罪案底记录的话,一定会更加慎重。只要罪名入了刑法,将来就可根据效果调整刑罚手段,如果还不能有效遏制,我个人认为还应该加重刑罚。

复旦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汪明亮解释说,醉酒驾车在《道路交通安全法》是结果犯,而这个通常是指实施犯罪行为,必须发生一定的结果,始成立该犯罪,也就是说得有严重的危害后果,这个罪名才成立。

醉驾处罚 不能判“太轻”

醉驾入刑是保护民生的体现

而现在这一草案中,将醉酒驾驶、飙车列为危险犯,而危险犯是指以对法益发生侵害的危险作为处罚根据的犯罪,并不需要危害结果发生。在汪明亮看来,它严格地关注公关安全,这也是社会争议集中在此的原因。

周光权委员也认为草案里对醉驾的处罚“太轻”了。他认为,把醉酒驾驶和飙车都规定为犯罪完全符合中国的国情,但是现在刑罚的设置上是处拘役并处罚金,草案对于刑罚很轻。可以考虑增加“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只有这样,立法的初衷也可以基本实现。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