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反垄断叫停经销商备案,美国忍受不了模糊的讴歌

盖世汽车讯
8月29日,北京汽车发布其2017年中期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公司收入同比增长36%至667.37亿元人民币;股东应占溢利同比减少59%至9.86亿元;每股盈利0.13元。

五天前,2014年3月10日,本田美国毫无征兆地突然发布了两项新的人事任命。

8月1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网站发布公告称,自今年10月1日起,工商总局将停止实施汽车总经销商和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备案工作。

图片 1

本田美国主管本田与讴歌两个品牌产品规划和市场工作的高级副总裁迈克尔·阿卡维蒂(Mike
Accavitti)履新新成立的讴歌事业部总经理一职,负责讴歌在北美市场的销售、市场、零部件和服务。

这则公告发出来之时,全国正处于高温炙烤中,多数汽车厂家处于例行的高温假,因此并未立即积极回应。或许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汽车厂家才在此次事件中显得相当平静。然而,对于汽车厂家而言,这则公告的后续影响势必将逐步展现。8月6日,沃尔沃副总裁宁述勇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我们还在观察后续的细则,看后面的情况再予以应对。”

北京汽车上半年财报部分内容

同时,原讴歌销售部总经理杰夫·康瑞德(Jeff
Conrad)被提升为本田美国副总裁,兼任同样刚成立的本田事业部总经理,主管本田品牌的销售和市场工作。

或许,这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假象而已。

根据公告,北汽上半年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北京奔驰的收入增加所致。与北京奔驰相关的收入由2016年上半年的人民币37,368.5百万元增至2017年上半年的人民币58,313.3百万元,同比增长56.0%,主要原因为北京奔驰销量同比增加47.0%及售价相对较高的车型销量增长导致平均收入上升。

图片 2

车企新挑战

图片 3图片 4

新的任命于4月1日,即本田下一个财年开始之际生效。以上两个新部门将均隶属于美国本田汽车业务部,两位“新官”亦向这个部门的负责人、本田美国销售总裁约翰·孟德尔(John
Mendel)汇报工作。

“现在动真格的了!”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张志勇表示:“以前大家都在观望工商总局、国家发改委的动作,不曾想到现在的动作这么猛。”

股东应占溢利的减少则是由于北京品牌的净利润由上年同期的3.98亿元减至期内的净亏损32.65亿元。与北京品牌相关的收入由2016年上半年的11,670.3百万元减至2017年上半年的8,423.8百万元,同比下降27.8%,主要原因为:北京品牌销量同比下降45.5%;为应对国内乘用车行业增速放缓、车辆购置税优惠政策调整等影响而向市场提供额外促销;售价较高的E+S产品销量占比提升抵消了部分销量下降的影响。

康瑞德是一位已经在本田“服役”32年的老将,他即将掌管的本田事业部承担着卖好新一代飞度,以及一款基于飞度平台小型跨界车的重任。在本田内部,这两款车被认为是“抓住本田下一代消费者非常重要的车型”。

事实上,在近日发改委采取霹雳手段调查反垄断行为之外,工商总局也在积极对汽车经营监管进行调整。8月1日,工商总局在公告中明确指出,工商总局自2014年8月20日起,不再接收汽车供应商报送的备案材料。对已接收材料中符合备案条件的汽车总经销商和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名单,将在9月份最后一批备案名单中公布;停止实施备案工作后,从事汽车品牌销售的汽车经销商,按照工商登记管理相关规定办理,其营业执照经营范围统一登记为“汽车销售”。根据工商总局公布的备案名单文件,已将营业执照经营范围登记为“××品牌汽车销售”的汽车总经销商和汽车品牌授权经销商,可以申请变更登记为“汽车销售”。

图片 5

尽管如此,外界对这次人事变动的目光主要还是聚焦在了阿卡维蒂身上。

对于工商总局的举措,业内解读为是对《汽车品牌销售管理办法》的重要调整。分析人士认为,由于国家反垄断调查在汽车行业不断深入,导致汽车产业纵向垄断现象出现的根源之一——《办法》面临调整。据了解,于2004年年底发布的《办法》在推动汽车业发展之外,也导致汽车厂商在销售过程中掌握了绝对的话语权,从而左右了销售终端,带来了垄断,并且还引发了诸多不正常的现象。

以下为北京汽车旗下企业公司2017上半年具体表现:

给产品线拨乱反正

记者了解到,一些经销商为了取得销售权,建一个4S店甚至需要额外投入一两千万元打通厂家关节,更有甚者,一些厂家已经将销售权转化为权利场的游戏。

2017上半年,北京品牌累计实现销售11.1万辆,同比下降45.5%。不过,其在产品结构、新能源产品等方面还是取得了一定的成绩:2017年上半年,北京品牌E+S产品销售占比同比提升10.2个百分点至65.9%,创历史新高。而在新能源产品方面,北京品牌向市场投放EX260、EH300、EU4003款纯电动新能源产品,进一步丰富了产品品系、并使综合工况续航里程提升至360公里。

阿卡维蒂2011年加入本田,此前在思科公司担任执行汽车顾问。1984~2009年,他一直效力于克莱斯勒,曾为道奇品牌的总裁兼CEO,并负责过克莱斯勒集团的市场工作。

事实上,近年来包括奔驰、宝马、奥迪等在内,很多汽车厂家都在加强渠道整合,依托《办法》形成对渠道更为严厉的控制权。2011年,奔驰开始强力整合销售渠道。在此之前,奔驰在华实行的是两套渠道并行发展的策略,也就是奔驰和北京奔驰两个销售渠道同时存在。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有的经销商是由奔驰授权,有的是由北京奔驰授权,并分别进行管理,因此,这两套网络一直在内部互相较劲,并引发相关车型销量持续受损。

报告期内,北京奔驰继续延续爆发式增长态势,实现整车销售21.1万辆、同比增长47
%,已稳居第二大合资豪华品牌生产商地位。细分产品销售方面,北京奔驰E级轿车、C级轿车、GLC级SUV3款主打车型均实现月销过万的强劲销售态势,中期换代后的GLA级SUV也投放市场并取得了良好的销售成绩。

讴歌事业部的成立改变了本田美国长期以来的职能区隔构架,比如,阿卡维蒂负责本田和讴歌两个品牌在全国的市场活动,但区域活动则有孟德尔的销售部门负责。日后,本田与讴歌的销售与市场业务将互相独立。

《办法》实施后,奔驰在中国成立了新的销售公司,统一负责奔驰品牌在华进口车与国产车的销售业务。而很早之前,奔驰就通过品牌授权,大幅收归渠道掌控权,成为《办法》施行之后首批受益的汽车厂商之一。

北京现代实现整车销售30.1万辆、同比下滑42.4%,受乘用车市场增速放缓、韩系车市场低迷等因素影响有所波动。

孟德尔表示:“两个品牌自行领导会使各自的行动更为集中,迅速对市场和客户的诉求作出反应,切实提升工作速度与效率。”

然而,经历多年渠道整合后的奔驰等汽车厂家,现在却面临着《办法》调整后的新问题:原来独家代理某品牌的经销商,将可以同时销售多个品牌。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汽车厂家昔日的强势地位无疑将会被极大地削弱。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